中国古铜都《铜陵家庭教育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铜陵家庭教育 教育首页 教学案例 查看内容

玩物从来非丧志

2016-5-9 17:48| 发布者: 佘老师| 查看: 1274| 评论: 0|原作者: 萧袤|来自: 点灯人教育

摘要: 喜欢玩。 曾经写过一本书,书名叫《大蝌蚪》。一只蝌蚪老是不想变青蛙,越长越大,大到像鲸鱼那么大,还是一只蝌蚪。我常常对人说:“我就是那只不愿变青蛙的大蝌蚪。” 比方说:写字。因为上小学时看到一位老师拿 ...
喜欢玩。
     曾经写过一本书,书名叫《大蝌蚪》。一只蝌蚪老是不想变青蛙,越长越大,大到像鲸鱼那么大,还是一只蝌蚪。我常常对人说:“我就是那只不愿变青蛙的大蝌蚪。”
     比方说:写字。因为上小学时看到一位老师拿斗笔写大字,心生仰慕,也想学写毛笔字。也没拜师,也没字帖,就拿自制的猪鬃加筷子做成的毛笔,蘸水在水泥地上写,在竹塌子(竹床)上写,在双开门木柜子上写。写得不好就用抹布擦掉。对我来说,写字也是玩。
读师范后,开始临帖。全班同学都练柳体,只我一个人练颜体。好奇怪哦。现在想来“歪打正着”了。我不太赞成“言书必称王”,觉得在逻辑上说不过去。为什么呢?因为世上没有一件王羲之的真迹,而颜真卿的天下第二行书《祭姪文稿》,至今还珍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呢。为什么要舍“真”而逐“假”呢?
写着写着,发现了一个问题:我还没搞清楚字是怎么来的?于是一路追索,追到了源头:甲骨文。天哪,太美妙了!这才发现,中国人真是太有智慧、太有想象力了。汉字是中国文化的根,这话一点也没错。中国汉字是方块字,是以象形为造字基础的,字就是画。后来才慢慢抽象起来。汉朝的许慎也没见过甲骨文,所以《说文解字》里很多字的解释也是“有瑕疵”。由甲骨文过渡到金文、石鼓、砖文、大小篆、隶书、真草行……哦,明白了:写字不光是写字,还是写文化。
      前些天有位擅篆刻的书法家对我说:“萧老师,你的字很有味道,不俗。”我一直无意成为书法家,写字于我只是一种生活方式,是写作之余的放松。作为一个中国作家,怎么可以不会写字呢?这里说的专指毛笔字,尤其是小字。打个收条都不会,这是很丢人的一件事。
      涂鸦更好玩!我没有正经地拜师学过画,我所有的画作都是涂鸦。因为较早接触绘本,自己也写绘本,对画家总是又爱又恨。爱的是,一个故事因为画家的天才创造,锦上添花,文图合一,变成绘本后受到孩子们的喜欢。恨的是,拿版税或得奖后发奖金,总是跟画家平分。于是琢磨着可不可以自己画,版税和奖金一个人拿。我的获奖图画书《青蛙与男孩》就是先有我自己画的线描稿的。用铅笔画在巴掌大的稿纸上,虽然稚拙,展示给朋友们看也很“惊艳”。有个记者问我:“萧老师,您打算什么时候自己画绘本呢?”我说,画《富春山居图》的黄公望50岁才开始学画,我也有信心从50岁开始。我要先把毛笔字写好,因为中国的书画不分家,先写字,后画画,这是有道理的。50岁前的涂鸦,从心态上说,就是玩。最近开始意临《芥子园》,画着画着就琢磨画点我想画的。发到朋友圈,有人说:比老树画得还好。朋友们的期望与鼓励我懂的,也因此画得更加起劲了。
       再说跑步。一开始喜欢散步,没事就到田野上瞎逛。因为住的楼层高,没电梯,每天上上下下,感觉蛮吃力。于是跑步,结果上瘾了,戒不掉。再后来,买了一本旧书,书名就叫《跑步》。美国人写的,很有名。这本书定价1.1元,现在孔夫子旧书网上“炒”到80元一本了。这本书对我的帮助很大,是我的跑步圣经。后来又买了很多关于跑步的书,比如村上春树那本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。
       跑步也是享受。大年初一跟女儿一起跑了20公里,很有成就感。这样子过新年也挺有意义,因为跑步也是玩的方式之一。参加过一次徒步50公里的比赛,不是正式队员,跟着大伙儿一起跑,很快乐。出差时也想着跑步,全副行头带上也不过是一双跑鞋、一件背心、一条短裤而已。我跑过的地方有:神农架,北京,上海,浙江的云和、乐清、诸暨、嵊州、台州、杭州。想想看,如果每到一个地方都跑上一两个小时,到时候跑遍全国也是有可能的。跑步不仅仅是健身,更重要的是会带来好心情。
       再说捡瓷片。很早以前,人们只知道江夏,不知道武汉——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武汉。读过《三国演义》的都知道江夏。住在江夏,觉得挺好。三环之外,田园风光,空气清新,有瓷片捡。一开始捡瓷片只是因为好玩,捡着捡着,心里有个疑问: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瓷片?简直到处都是。于是找资料。原来,江夏这边湖多,丘陵地带树多,围着梁子湖、汤逊湖和斧头湖周边,竟有古代窑址近200处。树多便于烧窑,湖多便于运输。宋代的碗底,明清的碎瓷。美呀!一有空就往乡下跑,捡瓷片。有人问:这有什么用?把我问住了。真没什么用。能有什么用呢?好玩吧。倒是可以“废物利用”,比如作标本,增长知识。完整的碗底可以作茶托。想想看,我这个托茶壶的玩意儿,别看是破的,可它是宋朝的啊,一千多年了。作笔搁,尤其是搁小楷笔,看着如玉的瓷质,一点两点浓淡相宜的青花,觉得很文雅。也是惜物。惜物是道。
        我太爱玩了。对什么都感兴趣,做手工书,磨寿山石,雕徐公砚,用木头做勺子,去盘龙城捡商代的陶片,收集旧纸头……有时候也会心里一惊:我这是不是“玩物丧志”呀?作为一个作家搞这些花花草草、坛坛罐罐,会不会影响写作?看到汪曾祺写给他老师沈从文先生的一副对联,我才释然。这副对联写道:玩物从来非丧志,著书老去为抒情。最近在给朱永新老师签书时,用小楷笔写了一句话:读有趣的书,做好玩的人。这也是自我的写照吧。
loading...
       萧袤,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,出生于湖北省黄梅县一个叫柘林铺(曾是古代驿站)的小村庄。十六岁尝试写作,至今痴情不改,童心依然。被喜欢制造噱头的出版商戏称为“中国童话大师”;被新浪网育儿频道笑称为“好玩儿的老爸”;是连获两届全球华人图画书最高奖——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唯一大陆作家。作品因“百无禁忌的想象力和透着智慧的幽默感”,深受广大妇女儿童(尤其是妈妈们)的喜爱。创作之余,喜欢跑步,涂鸦,写甲骨文,偶尔到湖边寻找美丽的瓷片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关闭

佘老师倾力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返回顶部